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

编辑:股票论坛 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6-07 11:36:25
编辑 锁定
《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》为元代词人赵孟頫所创作的一首春游词。词中虽云“行乐”,细译全篇却无“欢乐”之情,反见一片愁思,寄托了一种故国之思,同时也寓有一种华年虚度的伤感。[1] 
作品名称
蝶恋花
创作年代
元代《松雪词》
作品出处
《松雪词》
文学体裁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作品原文

编辑
蝶恋花
侬是江南游冶子,乌帽青鞋,行乐东风里。落尽杨花春满地,萋萋芳草愁千里。
扶上兰舟人欲醉,日暮青山,相映双蛾翠。万顷湖光歌扇底,一声吹下相思泪。[2] 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注释译文

编辑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作品注释

① 清陈廷烨《词则 ·别调集》卷三评此词云:“凄凉哀怨,情不自已。”又(闲情集》卷二云:“凄凉哀怨,艳词中亦寓忧患之思。”
②侬:古吴语,指我。
③乌帽青鞋:闲居的常服。唐杜甫《相从行赠严二别驾》:“乌帽拂尘青螺粟。”
④萋萋句:《楚辞·招隐士》:“王孙游兮不归,芳草生兮萋萋。”
⑤兰舟:船之美称。
⑥双蛾:双眉。以上二句以青山喻眉,二者相映,益显其美。[2] 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作品译文

我是这江南浪荡才子,穿着闲居的常服,在这春风中尽情玩乐。杨花落尽,芳草萋萋,勾起了我满腹愁绪。
(我)醉眼迷蒙中被人扶上了游船,看到暮色斜阳下,青山相对,宛如美女之眉黛;船上的人正在湖光山色的掩映下,载歌载舞,一派欢乐景象。山色妩媚,歌欢舞美,面对此情此景,我却不禁潸然泪下。[3] 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创作背景

编辑
据《元史列传》记载,赵孟頫虽为宋室贵胄,但生不逢时,在元出仕为官。虽说其官居一品,但作为宋室后裔而出仕元朝的他不仅要饱受故国之思,而且遭到官场同僚的排挤,因此作者想通过描写江南游子心境的小词寄托自己的情感,抒发内心愁绪。[4] 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作品鉴赏

编辑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文学赏析

此词寄托的是一种“黍离之悲”,即故国之思,同时也寓有一种年华虚度的伤感。词中叙事、写景、抒情交错而下,化用前人诗句也浑然天成,如自己出,因而饶有流动自然之美。[1] 
起唱直叙春游情事:“侬是江南游冶子,乌帽青鞋,行乐东风里。”“游冶子”犹言浪荡子,“乌帽青鞋”是山野之人的服饰,词人的言语虽然豪纵,心情却甚凄苦。杜甫《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》云:“若耶溪,云门寺,吾独胡为在泥滓,青鞋布袜从此始。”又陆游《东阳道中》诗云:“风吹乌帽送轻寒,雨点春衫作醉斑。”语既出此,意亦近之。赵孟頫本是赵宋王孙,如今却在浪迹江湖,心中怎能没有感慨?所以自称为“行乐东风里”的“游冶子”,其实是百无聊赖的自嘲自笑,其中隐含着一种难言之痛。[1] 
续拍描绘眼前光景:“落尽杨花春满地,凄凄芳草愁千里。”屈原《离骚》有句云:“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。”这里也隐喻着同样的感慨——杨花都已落尽,桃李当更无花,明明是春已去,却还说“春满地”,可见惜春之意极痴,在春已难寻之时,仍将满地杨花看做春的存在,如此婉言“落尽杨花春满地”,比直说“落尽杨花春已去”更觉伤心。以草寓愁,古来多有,如南唐李煜《清平乐》词云:“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。”“萋萋芳草”语出汉代淮南小山《招隐士》: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词人用此,亦寄寓着王孙流落的悲哀,芳草萋萋,一望无际,正如愁思的茫远,所以说“愁千里”。[1] 
重起转写游湖情景:“扶上兰州人欲醉,日暮青山,相映双蛾翠。”“兰舟”即木兰舟,南朝任昉《述异记》言浔阳江七里洲有鲁班造木兰舟,故用为船的美称。“双蛾”即双眉,因女子之美细长弯曲,犹如蚕蛾的触须,故美称为蛾眉。“扶上兰州人欲醉”上承“行乐”一语,谓被人扶上游船时已有醉意,可见此前“行乐”颇为恣肆。“日暮青山,相映双蛾翠”,远处的青山在落日余晖中色浓如黛,与船上歌女的翠梅遥相映衬,本是山美人美,但与“日暮”连在一起,又微微透漏出一种“美人迟暮”的忧伤。情融景中,耐人寻味。[1] 
结拍翻出心中悲感:“万顷湖光歌扇底,一声催下相思泪。”“歌扇”是歌舞女郎用来传情饰态的彩扇,“相思泪”本指苦思情侣之泪,借指怆怀故国之泪。万顷湖光都展现在歌扇之下,景象十分瑰丽壮阔。一声歌起便催落相思之泪,情绪又异常凄苦悲凉。这样以清歌美景托出仇恨哀伤,尤见情思厚重,意境深远,言辞有尽而韵味无穷。[1] 
这首离别相思词,上片写游子游乐逍遥的神态,接着点出对情人的思念使他“愁万里”;过片忆起离别饯行,酒入愁肠,人已半醉;结句“一声催下相思泪”,把全词情感推向高潮,成为点题之笔。此词妙在写送别场面并未直接写情人,而只以男子口气道出,“扶上兰舟”一句告诉读者,送行的情人扶他上船,挥手而别,一时难忍相思泪。至此全词结束,给读者留下不尽的回味。[5] 

蝶恋花·侬是江南游冶子名家点评

邵福斋谓赵孟頫以“王孙而婴世变,《黍离》之悲,有不能忘情者,故其长短句有离骚之遗。(《历代词话》卷九引《尧山堂外记》)[3] 
清陈廷焯《词则》云:“凄凉哀怨,情不自已。”(《别调集》卷三)。又云:“凄凉哀怨,艳词中亦寓忧患之思。”(《闲情集》卷二)[6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.元明清词三百首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 2008:52-53
  • 2.    徐培均.婉约词萃: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9年:235页
  • 3.    竺金藏 马东遥.分调绝妙好词 蝶恋花 :东方出版社, 2001:79-80
  • 4.    付长华.一生跌宕起伏后人褒贬不一[J].文艺配资官网 :中旬刊,2013,(8): 193-193.
  • 5.    陈耳东,陈笑呐.情词:陕西人民出版社,1997:556页
  • 6.    唐圭璋.金元明清词鉴赏辞典:江苏古籍出版社,1989年05月第1版:349-350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